OCTYPE html> Dior:一個女人的世界 女性的工作理念_悅己網
  • <td id="so2o2"></td>
  • Dior:一個女人的世界 女性的工作理念

    2020-03-09 15:52:52 來源于:BOF
    在哈維·韋恩斯坦(Harvey Westein)被判有罪的一天后,Maria Grazia Chiuri 展示了另一個包裹在女權主義起義語言中的系列,但這一次,主

    在哈維·韋恩斯坦(Harvey Westein)被判有罪的一天后,Maria Grazia Chiuri 展示了另一個包裹在女權主義起義語言中的系列,但這一次,主義與她的設計的聯系更加直接。

    法國巴黎——Maria Grazia Chiuri為Dior女性主義創作的最新篇章源于她自己的青少年時期,確切地說是1978年,當時意大利圍繞離婚和墮胎的婦女權利之爭愈演愈烈。“女人開始穿不同的衣服,”Chiuri回憶道。她想要的是牛仔褲和休閑褲,而不是她母親為她挑選的漂亮衣服。盡管如此,母親的照片還是出現在她的情緒板上,穿著一身紅色套裝,看起來很別致。正是這套褲裝開啟了她的時裝秀,黑色搭配白色襯衫和領帶,Ruth Bell穿著這套褲裝,戴著金色的短發,看起來就像一個完美的假小子。

    只不過這套衣服是羊絨編織的。許多夾克、褲子、裙子以及品牌經典的bar jacket外套也是如此。在過去,Chiuri曾因其宣教式的女權主義受到抨擊。這場秀上,毫無疑問也有人覺得受到了女權主義藝術集體Claire Fountaine巨大的霓虹燈字幕的欺騙,盡管這些信息可能是: “當女人罷工,世界會停轉”或者“女人的愛是無報酬的勞動”又或者是“我們都是陰蒂女人”——這是弗洛伊德對女性性高潮本質的參考。它們都來自于過去第二波女性主義的運動。和Chiuri在2020春夏高級定制系列上與Judy Chicago的合作一樣。這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:除了創造了一個壓倒一切的文化背景,這和2020年2月的時裝發布會有什么關系?Chuiri在這里提供了一個比她的服裝更容易理解的答案。當模特們頭頂上的霓虹燈招牌在抨擊父權制的時候,她正在向一個男性主導的世界展示她自己的反擊: 結構被去結構化,變得流暢、簡單,就像女性喜愛的柔軟羊絨一樣。

    “女性的工作理念是創造一些真正適合身體的東西,”Chuiri說。她當時正在思考戰前和戰后的法國時裝,當時,Chanel、Lanvin和Vionnet等女性設計師流暢的曲線,被Christian Dior雕刻般的廓形所取代。“人們說他是個建筑師,”她說,“這是一個非常男性化的想法。” 他的Bar Jacket和她的不同: 簡而言之,我們從這件單品上看出了Dior的進化。但是有一個設計師介于兩者之間,為她鋪平了道路。在所有Dior的創意總監中,Marc Bohan的29年任期是最長的,但他只是在2018年Dior70周年回顧展大上得到了應有的回報,那時恰逢Chiuri受雇。他對她來說是一個啟示。“當你想到Dior的時候,你會想到它的輪廓,但是Bohan打破了這個輪廓。他不需要。”在她的新系列中,她借用了Bohan的設計作為致敬的關鍵主題,以及他的運動裝態度,模特穿著蓬松夾克(他給Dior推出了滑雪裝)和牛仔。

    這季節,Dior的T恤上寫著“I Say I” ,這是從1978年的意大利知識分子Carla Lonzi那里借來的自我主張宣言。這也是Dior即將在羅馬主辦的女權主義藝術展的名稱。(Claire Fountaine也會在展覽中出現) 再說一次,這種在時尚語境中的字面上的真誠曾經看起來并不協調。Chuiri改變了這種不協調,她已經做到了這一點。畢竟,時尚是一面鏡子。“CONSENT”(同意)秀場上一個閃耀的霓虹招牌寫道。哈維·韋恩斯坦昨天被判有罪。

    關鍵詞: Dior

    相關閱讀
    777视频网
  • <td id="so2o2"></td>